• 多动症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11-13

    路边不时探出一个个脑袋说:
    你真是一个认真的人
    你是党员吧。
    小时候我妈突发奇想
    或不可忍受
    带我去看小儿多动症
    那时的医院人非常少
    水泥楼梯宽阔干净
    墙壁是两条绿色的油漆线
    治愈了好管闲事
    生活却叫你快去游戏
    在永远到不了的冬日
    盯着你黑色的眼睛对你说:
    希望你长大了
    成为一个小孩
  • 动情的风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11-13

    沙漠的风是突然有一天到来的
    没有预兆
    白天还是烈日
    夜晚就刮起如此动情的风
    它降落在我的周围
    在灌木中落脚
    攀附于仙人掌的每一根针尖
    情境变化得太快
    我只有
    在沙石之上飞快奔走
    逃离卷起的阴影
    我用尽了我微弱的决斗力
    最终与风和解
    并坐下感受它的力量:
    我和沙和风的一种关系
  • 沙漠听雨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11-13

    半夜沙漠开始下雨
    我躺着听了很久
    雨声轻柔绵密
    有时像人的脚步声
    还有一点儿月光
    和小石子敲击的声音

    不由得好像眼前有河流
    水流中涌现一个个漩涡
    翻腾诱人
    我拧着脑袋不往里面探
    我耐心等待着美妙
    自己一个个蹦出来
  • 我出门去了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09-24

     
    深夜散步
    只有我握着一只不亮的手电筒
    微光不断在我脚边颤抖
    慢慢地
    我感觉自己走在一条河里
    每一步都是淌水
    全身变得湿漉漉
    沉重得再也走不动了
     
    没关系,我必须
    等待着清晨沙漠的燥热
    将水份彻底蒸腾
  • 亲爱的Momi

    我写第二封信给你。从数量上看,我写的并不勤快,这一点我很抱歉,好像我是向你汲取力量,在我自己能够维持平衡时,我是尽量不想麻烦你的。其实我想尽量不麻烦任何人,如果能做到这样,当然非常美好。但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做不到这一点,他们是如此脆弱,没有足够的力气来支撑住一个沉重的自己,所以他们需要关系,需要通过关系从另一人身上获得力气。但你想,力气的总量还是不够的,所以总要有人受伤。你爸爸问我什么时候给你看这些,我想我不会给你看的,因为不需要,你只是在这段时光里陪伴了我,这已经足够。

    我总是在反省自己为什么比别人弱,我的力气早早地,急匆匆地花到哪里去了,又怎么再去找点儿回来呢。在图森的时光里,我被放置在一个远离人群,远离关系的境遇中,我在独处中艰难获得力气。有些时候,当然会能量供给不平衡,往事于是就像气团一样一个接一个扑过来,最早的气团是我婴儿时。这些气团苍凉极了,吸入口中,我简直要颤抖。

    有好多抱歉气团,让我陷入巨大的羞耻感中,比如有一个是这样:我总感觉外婆在受委屈,她住的房间也是我们吃饭的地方,没什么隐私也不够整洁,有一次我去吃了一碗牛肉面,特别美味饱足,我饱足得都快晕眩了,走回家里,一下子躺到了外婆的床上,我很得瑟。但我紧接着看到外婆不高兴的表情了,我弄脏了她得床吗,她吃素的很不喜欢牛肉面的味道吧,我突然羞耻极了,觉得自己不配拥有那个幸福感。那么小,我就知道是我让另一个可怜人陷入了窘境,我感觉那是一个伤害,现在想起来仍翻涌强烈的自责,还有自卑。

    Momi所有试图讨好别人的人,都好脆弱,她们没有力气,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小力气就花得比别人多。你一定要明白,你是被深深爱着的,你要爱你自己,肯定自己存在的非凡意义。

    后面的羞愧气团就更巨大了,像深夜里的浓雾笼罩着我。这个我现在还没勇气告诉你,等我慢慢可以讲。你只要先记得有个小姐姐,叫小条纹就好了。人必须穿越深深的黑暗,在这过程中将自己灵魂里的恶魔蒸腾掉,此时我的道路才刚刚开始。

    此刻我能感觉到和你相依,我们彼此相依会有那么多年,这真是对我这样的人的恩赐,想到这,我对你感激极了,也很惭愧。

  • 亲爱的小Momi,

    今天妈妈又睡不着了,还算凉快的夜晚,总会令人升起许多思绪,特意去拿了电脑,写这篇小日记给你。

    今天妈妈走路了50分钟,速度很缓慢,腰也有些酸了,心情却开阔了很多。夜晚的时候,面对陌生的一切,我总想着为什么来到这里?当然有很现实的原因,为宝贝你以后有更多自在的可能。但另一方面,也是我自己的一种选择,看起来对自己有些苛刻,但却是我想要去承担的,这个承担是曾经一种选择的结果。(一个选择是曾经一个选择的必须承担的结果。)

    我已经不太需要除了你爸爸以外的人对我嘘寒问暖了,其实连你爸爸的也是非要不可,只是当他问起的时候,不会觉得反感。我也说不清楚原因,比如我自己在洗手间吐得满脸通红,自己散步时差点摔了一跤,常感到头晕很害怕突然会晕倒等等,这些我似乎觉得也没什么(可能在某种情形下它们又会以苦难的面目隆重而自负地登场。)可以称为坚强吗?好像连这样一个形容都不需要呢。

    当然还是会回忆起好多往事,特别是那些让我感觉到伤害的事,这些往事让我更不想去描述现在所经历的艰难,好像一描述,就是在贬低它们的价值。描述带着种种目的(狡猾又脆弱),而我希望我所经历的是一种结果,它只是我的一个当下,过去了就不复存在,再没什么可多说的了,如此我才能赋予这每一个片刻(每一次困难与脆弱)以独立的尊严。

    我知道有一个人他在继续判断和揣摩着我,审视着我的变化,试图找到我善变的蛛丝马迹,来证明自己的正确。我明白这注目背后的情感,但却反感这样的自大。我曾经被这种深情、聪明、诱惑所深深吸引,当我靠近时,美好的反面就汹涌而来了,我也不想认输努力支撑过,还认为这种苦苦支撑才是爱的本质,并用悲壮宿命等语言将其诗意化。现在想来,一个不透彻的荒诞的企图必然导致失望与受伤。我用也将继续期望基于善良的尊严指引我走出迷宫。

    今天散步的时候,又想起我的外婆,想起她一手冲水,一手抱我的那一幕,我感受到雾气的热,感受到身体的沉。我想起那一个片刻,那个令我深深悲伤的片刻。那些印记构成了我的生命,当我以后再回想今天,依旧会有模糊而深刻的意象出现的。这些才是我生命最清澈、本质又接近空无的自由。

    刚才Momi和妈妈玩了好一会儿,我轻轻按下肚子,你就动一下。现在似乎也和我一起在思绪万千。此时,只有Momi真正的和妈妈在一起,我们也一起想念爸爸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光亮背后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06-05

    晚上回到家里
    你问我去哪里了
    突然不知怎么回答
    只好说:去上课了
    我并没有说谎
    但我同时也在虎跑路边坐了半小时
    和路过车里的抽烟女孩对视片刻
    在南山路上吃完一盒水果
    被难得一见的宽阔草坪吸引
    鼓励一个朋友应该去写作
    楼道里险些撞到急切淘烟的男人
    路灯下想起往事一桩
    ......
    要牺牲那么多珍贵羽毛
    来成全一句光亮的标准答案
    那些被销毁的幽暗
    每一刻都在飘向
    我身后那块下降的大地
  • 坐在车里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06-05

    我坐在学校门口
    准备一会去食堂吃饭
    我坐在车里
    杭州的空气太闷
    我只能开着车门
    一个女人径直向我走来
    她长得算是清秀
    蓝布衣服很宽大
    手里端着一碗水
    她端着水使她显得与众不同
    她不断努动的双唇更是醒目
    我们对视了一会
    我感到害怕
    显然我想关上车门
    但又不好意思
    结果
    她对着我的车窗玻璃
    也就是对着我慌张的脸
    粘点水为自己梳妆了起来
  • 再多喝一点你就好了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06-05

    我在喝一种中药
    已经三个月了
    每天煎药一次,喝两次
    这药喝着不痛
    但很苦
    每次喝我就想起你
    迎着雾气想起你
     
    这是我和你的一种关系
    我依存着它
    就如我依存着药
    不知还有多久,也还不想停下
    这种永恒
    已将你我覆盖
  • 情诗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06-05

    吃饭的中途
    我的一个朋友给另一个朋友
    一首情诗
    他写在一张便签纸上
    纸的中间有一道折痕
    诗的第一行油墨被手指涂开了
    诗送出去之后
    他又拿回来几次
    不知是因为舍不得诗
    担忧纸不够平整
    还是因为要拉她的手
    这是一首分手的诗
    我想,这就是和一个作家的恋爱
    换成一个木匠
    他可能会给一把椅子
    和一团空气
  • 幕布与幻灯片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06-05

    上课的中途
    我回头看了看身后
    展示的图片几乎看不清
    这么暗的幕布
    他们竟看了这么久
    无动于衷,毫无声响
    再转回去看他们
    像凝固在空气里的尘粒
    面向一个嗓音沙哑的人
     
    一瞬间的之间
    时间的皱褶被打开、熨平
    急着要回家去的外婆
    医院和手术室
    穿条纹裙子的女儿
    你的爱与责骂
    真快速啊
    里面竟飞出了一整个叫我倦怠
    又眷恋的宇宙
  • 枯草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06-05

    走路的时候
    非常突然地
    我有种想吐的感觉
    我仔细识别它的来由
    并继续走着
     
    我看到路边坐了一个老人
    再仔细一看
    是一堆灰色的枯草
    又非常突然地
    我感到悲伤
     
    这个冬天的夜里
    一堆人形的枯草
    以及我的呕吐感与悲伤感
  • 织毛衣 - [常态]

    Tag:

    2014-06-05

    一个少女织毛衣,和所有女孩一样,织成毛衣便要嫁人。

    但她白天编织,夜晚却将织物拆开。她织出的不是商品,而是时间,她以此感知了自己的延续。

    那些催促她的追求者们大约也是无计可施。

  • 炼石头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06-05

    一手搓捏着往事
    一手搅动着当下
    偶尔撒上些未来
    为了炼成一颗西西弗的石头
    我不惜搬来一个炉灶
    并在灶前插了一朵小花
  • 好眠(三周)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06-05

     

    昏睡的时候
    被突然抖动的双脚吓醒
    不确定自己
    是踩空了使命
    还是命运
  • 幼儿园(一周)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06-05

    楼下要建一座幼儿园
    我每天坐在窗口看着它
    顶楼操场的栏杆太低了吧
    大型塑胶玩具不牢固吧
    油漆未干,树枝扎手
    窗户玻璃上
    一个不健康的个人主义者
    在敏感与不均衡之间
    自我折磨自我凝视
    我自己的连衣裙天使
    已厌倦了这一切
    不愿再搭理我了
  • 白天有光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06-05

    白天的屋子别拉上窗帘
    为屋子选择窗帘的时候
    也别选遮光的
    那会让屋外焦急的光亮
    没了去处
    也别小瞧这点光
    她惟以沉默
    唤醒你

     

  • 迷宫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06-03

    这剧烈钻地的噪音
    使我停止在一篇文章上划线
    使我在屋子里绕来绕去
    残留在杯中的半截茶
    印着我的身影
    我和他们一样
    正在建造一座迷宫
    我们修完了这条路
    就去修那条路
  • 故事与意象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14-06-03

    在一本破旧笔记本里
    掉出来几张剪下来的图片
    记忆突然茂盛起来
    扫荡着此时
    我凝视这种撰写
    它充满着自我沉醉
    说不上痛恨,只是
    过去不以故事的方式存活
    对我,只有偶尔几次
  • 生命的具体

    是知识可近不可即的彼岸

    那么,我们如何抵达?

    是信仰神

    是爱一个人

    是身体下水

    还是蒙住双眼

    假装根本没有彼岸

  • 我有小侄女2周岁,小侄儿1周岁半。关于他们的全部消息来自我妈妈。

    我小侄女坚强豁达,我曾带她洗澡一次,我没看好她,她摔到了地上,从椅子上到水泥地上,她哭了一下就对我笑了,我却非常难过,不敢正视她的眼睛且一夜未眠。

    我小侄儿脆弱敏感,因为一天没见到妈妈,他大哭绝食并在偌大小区愤然走了7圈,我也非常难过,在网上买了个他喜欢的旋转陀螺。

    纵使我时常想念他们,却只能两手空空,看他们一点点长大。

     

  • 一些非常静态的事物 - [小诗]

    Tag:

    2009-05-22

    午后我穿过广场

    陷入一张18世纪的照片里

    一切活动都被延长

    太阳摇摇晃晃

    人们一边消失一边赞美她

    而拱门正在融化

    我推门进入

    时间拿起报纸挡住了脸

    非常静态的事物到来又消失了

    成为一次有关美好的幻觉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心的门 - [电影]

    Tag:光影色

    2009-03-14

    塔尔科夫斯基的第一个短片是他在苏联电影学院毕业时候拍的,那个小小的故事至今让我难以忘却。这一定是他电影的起点。

    一个学小提琴的小男孩,在一次偶然的旅途中认识了一个开卡车的青年,他们聊天并有了最初的友谊。这交往被小男孩的母亲干涉,交往被阻断。这个微弱的故事,表面上仅有一丝淡淡的伤感,却预示的塔尔科夫斯基一生的电影命题,当那扇心灵最初向外打开的门被外力狠狠关上后,人只能向后转,开始面向自己,面向自身的旅途,就像那个小男孩一样。他所有的电影都在探索这种艰难的跋涉,其中产生的意向和幻觉,杂乱而反复,就好像一张白纸,有时印在我们心灵的一侧,有时印在另一侧,外人看到的只是那些渺茫的印记。

    我为了看懂他的电影总是试图去了解他的民族,他的宗教,他热爱的诗歌,音乐,我相信这些细节中有着他自我寻觅散落下来的讯息。能拾到或者错过都是我的旅程的一个部分,我理应追随。

  • 行走 - [常态]

    Tag:灰蓝色

    2009-03-14

    虽然这段日子辗转听课,有的却是无限的忧愁,我总思考着自己与学生的关系,觉得很担心,他们每个都丰富美好,我却没有力量带给他们什么。这种忧虑使得我总是不能认同自己的身份,想起杨老师在博客中描述的那种开车而过看到一对恋人的美好一瞬,我特别有感触,我对瞬间的美好小心翼翼,不敢靠近。上课时每一句不小心讲坏的话我都觉得心痛,收不回来,反复纠结。

    走在西湖边,自然如此美好,我当下每一点一滴的思索,都仿佛只是在模仿她的印记,拙劣得追随她的指引。尽管每天鼓励在直街和横街的交点上,重拾自己的勇气,依然觉得能抓到的是如此飘飘渺渺,我知道只有自己努力摒弃这些莫名的恐惧才会求得最平稳的心境,清澈才能真正抓到自然的给予,拥有长久的宁静。

    我要一点点醒来。

  • 散记 - [你们]

    Tag:温暖色

    2008-12-04

    一个下午都在犹豫今天要不要回老家,时间在犹豫不绝中过去了,最后结束在没有结果的状态。

    在我等校车的地方,我认识了一个英语老师,认识她是因为我们下班一直同路,她又穿了一件好看的土黄色格子衣服。后来我们熟悉了些,她真是个给人距离感的人,最不起眼的话从她嘴巴里讲出来都好像是有些新的味道,这期间我也正经常想着抽象与实体的意义,想起来她就是把一切深远的想法过到平实的生活中去的人,好像张爱玲的散文,好像侯孝贤的电影。

    有次她邀请我去她家吃饭,我受宠若惊,提着从超市买来的两只螃蟹,穿过风尘飞扬的马路,到她住处。她一个人住,房间里有一台老式缝纫机和一大把带着泥土的甘蔗。她是我见过最热爱土地的人,因为出生在农村,她说自己对一草一木,长在树上的松果,掉在地上的松果壳,一排排待采的缸豆都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,好像是她生命的一部分。她自嘲自己简直是自作多情得在热爱着土地。后来我们吃她老家运来的甘蔗,我还带了几颗红薯回家。我想一个人遵从自己的内心勇敢得生活固然很难,用一种坦然乐观的状态去坚守则更难,关于这点她让我很佩服,以至于那晚回家后,我在感动的时候顺便觉得有那么些沮丧了。

    我这几天没有碰到过她,我与她也不会成为很亲密的朋友,我觉得她高不可攀,她亦不会主动联系我,就像她经悲观得认为,与旧友保持联络会把一切搞得乱七八糟。我倒是挺希望她的身体能更好些,这样她就不用一个人提着一大堆X光片,坐车去看病了,虽然她可能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   

  • 积累1 - [电影]

    Tag:光影色

    2008-11-24

    今天看书,做了点小笔记。然后翻出电影来看,接着去网上逛,突然有点小想法。

    在很多课的第一堂课,我都会讲讲电影的本体特性。总是和文字,戏剧比较着讲。猛然间我大悟,自己这样的讲法就是对电影的一种误读,我纵然强调电影的独特,但假若我总试着去比较,是极不恰当的。电影,就是把所有文学和戏剧,和音乐和一切之前存在的手法所表达不出来的感情表达出来。感谢安东尼奥尼的电影,我突然在看《蚀》的时候恍然领悟,你所表达,是用任何一种除电影之外的任何手法都表达不出来了的,在热泪盈眶得看完你的空镜头之后,我感到自己没法开口说一句话,只能继续一遍遍看你的电影。

    我之前总是不太明白周传基为什么如此鄙视综合论,此刻总算有了小领悟,也许别人老早就明白了,把电影跟别的艺术类型相类比本身意义其实很微弱。

    这就像一件事物和另一件事物,根本就是两件事物。

    所以赫尔措格说,电影不是学者的艺术,而是文盲的艺术。哦,天,请原谅我之前那一些没有恶意的妄自菲薄吧。

  • 在屋里 - [常态]

    Tag:温暖色

    2008-11-23

    在外面走了一天,回到家。才知道自己多需要这一种确定感。了解能买到养乐多的超市在哪,了解哪家店的兰州拉面汤最浓,了解几天不擦桌子就会落上一些灰。

    我喜欢生活在自己小世界里的人,忍受一些痛苦,也享受一点怡然自得。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住在对面的同事用虔诚的表情形容自己想要的生活。huhu,要是心绪平静的时候,我早上醒来的时候能听到鸟叫的声音,路过钱塘江的时候我能忽视公车的拥挤,在学校里看到大片麦子的时候,也总能连续感到隔在真实时间里的一段段涌动的迷信。

    昨天发现了张楚的博客,看到他过着平缓小日子,还接收到了王若琳的歌,看八卦节目时发现的好声音。现在坐下来喝许多热水,简直一刻都不想再出门。

  • 地名:虎跑 - [常态]

    Tag:灰蓝色

    2008-11-22

    在电视上看到朱天文,说话细声细语,逻辑不清。

    她说,把抽象的,和生活的都写在同一种文字里,才好。

    我感慨着,再看电影,抽象的总抽象着,具体的总具体着。

    这让我很焦灼不安。

    我心理的某些抽象情绪,该怎么找到属于它们的画面呢?

    早晨我看到钱塘江水,总想着是不是真的有另外一些意识存在。

    我问着自己,感到一些快乐。

    到校车抵达的时候,我的奇妙旅程开始了具体生活。

  • 简单生活啦 - [常态]

    Tag:晴朗色

    2008-11-22

    冬天让我很担忧
    我囤几条围巾
    准备过冬
    脸色偏黄,
    心绪起伏。
  • 自然 - [你们]

    Tag:明媚色

    2008-07-13

    “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来自于自然,所以我也不能得到它”

    离开杭州开始假期的时候我去了趟上海,急急忙忙,天气炎热。

    我其实一直蛮错愕,感受也很缓慢,却总想着那次演出。

    还是张楚

    你消逝的一面

    就足以使我骄傲

    而你的改变或延续

    发出着令我愉快的信号。